核心观点

  2020年8月10日,银保监会公布二季度商业银行主要监管指标。从银保监会数据来看,当前商业银行体系总体呈现净息差维稳、盈利能力有所下降、不良贷款占比小幅上升、贷款核销力度有所加强、拨备覆盖率下降的特点。那么当前商业银行体系的经营全景如何?商业银行经营的变化如何影响银行配置需求?本篇将加以解析。

  为何关注商业银行盈利波动以及资产质量走势:提示我们商业银行净息差以及利息收入的变动,从而提示我们银行对债券的配置需求。如何看待二季度商业银行利润增速的下滑:拨备计提影响大。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春节后政策层开展了“全面宽信用”的举措以恢复经济,同时对小微企业到期贷款本息应延尽延政策以及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都将信贷偿付压力延后至2021年,目前银行不良贷款暴露压力整体可控,但今年商业银行拨备计提总量很大,压低了利润。截至半年末,商业银行新增的贷款损失准备金余额增加了5000亿元左右,同时核销的不良贷款总额在4450亿元左右,简单推算今年商业银行计提的总拨备额度可能在9000亿元以上。较历史同期更大力度的不良贷款核销力度以及波动计提力度削减了利润增长,造成了净利润与净息差的背离。

  银行资产质量后续如何演绎:预计后市不良资产逐渐暴露但总体可控。从银保监会当前公布的数据看,二季度不良贷款增加了约1200亿元,单季不良贷款核销了约2900亿元,但这些不良贷款并非完全由正常类信贷形成,二季度关注类贷款也减少了约1700亿元,部分关注类贷款也被确认为不良,因此目前商业银行体系出于审慎考虑正处于“加大力度确认不良+加大不良核销水平”的状态。预计下半年商业银行不良类贷款生成率可能会升高。不良贷款生成率的上移会导致不良率的上升,如果商业银行继续维持当前的不良处置速度,那么下半年由多计提拨备导致的利润增速下探可能仍将继续。

  预计后市商业银行利息收入增速有所放缓,推升配置需求。从商业银行利息收入的增速以及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两项的走势来看,二者基本呈现正相关,但今年利息收入的减少实际上并未导致净息差的显著下降。本轮降息周期央行并未调整存款基准利率,但商业银行却有效控制了负债端成本,因此我们预计后市决定银行收入流波动由资产质量主导。

  后市展望:预计商业银行收入增速放缓有利于债市配置需求。从二季度商业银行主要监管指标可以看到,目前商业银行净息差波动不大,预计后市决定银行利息收入变动的主要因素将会是资产质量的变动。而从商业银行拨备计提的情况来看,当前商业银行已经在为后市资产质量的下滑做拨备覆盖方面的考虑。由于“小微贷款还本付息应延尽延”政策安排于2021年年中到期,因此中长期看银行资产质量的下降是大概率事件,而银行净息差也可能受到不利影响。而商业银行净息差同银行国债持仓呈现反相关,后市年内国债发行量预计将有所减少;净息差下滑的压力在中长期内利好债市配置需求,因此我们维持10年国债到期收益率将在2.8%~3.0%区间震荡的判断不变。但值得注意的是,近期银行间资金面时有紧张,银行稳定负债缺乏的现象也有所出现,国债收益率或在短期有所波动。

  正文

  2020年8月10日,银保监会公布二季度商业银行主要监管指标。从银保监会数据来看:①今年上半年商业银行共实现净利润10268亿元,同比增速(-9.41%)有较大幅度下降;②在全面降低社融成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不断下降的背景下,商业银行净息差并未下滑,二季度终值2.09%仅环比下降1Bp,基本可以忽略不计;③不良贷款率小幅上升,贷款核销力度加大,拨备覆盖率下降。

中信明明:商业银行经营情况变化对债市有何影响?

  大型银行的负债端压力有所显现。从6月末各类银行总资产负债数据中,也可以发现大型银行负债端压力的增大在半年末就以初见端倪。我们在前期报告《债市启明系列20200805―如何看待同业存单发行利率走高?》中对商业银行稳定负债的缺乏以及同业存单发行利率中枢的升高进行了提示,从总负债变化数据中看,上半年持续推进的“宽小微信用”使得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存款募集难度有所上升(小微企业存款业务可能更多的和城商行、农商行等规模相对较小的银行合作)。商业银行负债端增速的下降可能会对2020年下半年信贷投放产生一定限制,从而进一步影响银行收入流的增长。

中信明明:商业银行经营情况变化对债市有何影响?

  为何应关注“收入-利润-拨备”三者的波动?由于拨备这一机制的存在,商业银行可以通过在经济形势较好(贷款投放较快,不良资产形成少)的时期多计提拨备,并在经济增速下降(贷款投放能力下降,不良贷款形成更多)的时期释放拨备核销不良贷款用以熨平盈利随经济的强周期性,同时可以减轻经济增速下滑期集中核销不良资产对资本充足率的即时压力。通过拨备预先调整商业银行利润在当前时点十分明显,因此目前商业银行的收入流与利润流会产生更大的背离。从商业银行对债券市场的配置力量角度来说,债券投资并非商业银行的主营业务(债券投资总额大约占银行总资金运用的17%左右),而是垫厚收益的手段,因此相比利润变化来说商业银行收入流的变动对商业银行债券配置力量的影响相对较大。由于商业银行收入流的变动往往较利润流提前,因此我们将针对商业银行净利润以及收入波动两个方面进行分析。

  商业银行盈利:资产质量波动影响大

  为何关注商业银行盈利波动以及资产质量走势:提示我们商业银行净息差以及利息收入的变动,从而提示我们银行对债券的配置需求。由于商业银行会采用计提/释放拨备的手段熨平利润的波动,将未来可能到来的较大的资产质量冲击分解为多个较小的拨备计提。目前监管层对商业银行提出了多计提波动应对风险的要求,但商业银行对自身客户的信用质量最为知晓,并不会随意将信用资质较好的债务人贷款计入不良中(不利于对公业务的开展),因此我们通过观测商业银行的拨备计提以及贷款核销情况即可了解商业银行对未来资产质量的判断,而资产质量对商业银行收入流的影响最为直接,也会影响不同时期商业银行对债市安全资产的需求。

  如何看待二季度商业银行利润增速的下滑:拨备计提影响大。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春节后政策层开展了“全面宽信用”的举措以恢复经济,同时对小微企业到期贷款本息应延尽延政策以及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都将信贷偿付压力延后至2021年,因此目前银行总体不良贷款暴露压力仍然整体可控,但今年商业银行拨备计提总量很大,压低了利润。从净息差来看,目前商业银行总体净息差环比变动并不明显,似乎同“全面降社融成本”的政策基调以及净利润增速的大幅下滑并不匹配。但截至半年末,商业银行新增的贷款损失准备金余额增加了5000亿元左右,同时核销的不良贷款总额在4450亿元左右,简单推算今年商业银行计提的总拨备额度可能在9000亿元以上(而且这部分拨备大概率更多的集中在二季度进行计提)。从历史经验来看,商业银行总体资金运用增速(包含贷款、贷款以及存放央行等等)同净利润增速的正相关性较为稳定,但2020年内这种相关性有所失效:较历史同期更大力度的不良贷款核销力度以及波动计提力度削减了利润增长,造成了净利润与净息差的背离。这一点可以通过银保监会8月22日发布的受访纪要(“银行业净利润下降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持续向实体经济让利……二是不良处置和拨备计提力度加大。”)得以证实。

中信明明:商业银行经营情况变化对债市有何影响?

中信明明:商业银行经营情况变化对债市有何影响?

  银行资产质量后续如何演绎:预计后市不良资产逐渐暴露但总体可控。从银保监会当前公布的数据看,二季度不良贷款增加了约1200亿元,单季不良贷款核销了约2900亿元,但这些不良贷款并非完全由正常类信贷形成,二季度关注类贷款也减少了约1700亿元,部分关注类贷款也被确认为不良,因此目前商业银行体系出于审慎考虑正处于“加大力度确认不良+加大不良核销水平”的状态。我们预计从商业银行体系整体来看,这种情况还会维持一段时间。相较不良贷款占比,不良贷款与关注类贷款占新增信贷的比例更能反映不良的动态变化;在信贷增速高增期,由于贷款增量大且政策托底力度强,不良类信贷生成的速度将会下降;我们已经在前期报告《债市启明系列20200813―为什么我们认为下半年信用增速会放缓?》阐述过下半年信贷投放节奏将放缓的逻辑,从这个视角看,下半年商业银行不良类贷款生成率可能会升高(既可能来自不良贷款的不断暴露也来自新增贷款增量的减少)。不良贷款生成率的上移会导致不良率的上升,如果商业银行继续维持当前的不良处置速度,那么下半年由多计提拨备导致的利润增速下探可能仍将继续。

  我们预计商业银行整体净利润增速并不会继续大幅下降,非正常类贷款占比有所上升。从关注类贷款确认不良来说,自2019年起非正常类贷款占比实际上即停止了连续的下降进程,持续推进的金融监管推进以及供给侧改革已经消化了较多的关注类贷款,后续通过大幅确认关注类贷款为不良的可能性不大。同时,由于小微信贷还本付息延期政策到期仍需等到2021年6月,预计年内商业银行非正常类贷款继续平稳暴露。由于一笔不良信贷往往在被确认为不良之前就已经逾期还本付息,因此商业银行对不良贷款不断暴露的预期(即可以观测到的拨备计提力度)可能隐含着2020年年内至2021年年中资产质量有所下降、利息收入下滑的情境。但由于目前商业银行已经应监管层指引开始提前拨备计提的节奏,我们预计拨备的计提以及利息收入的减少都是一个平稳的现象,大概率不会出现剧烈的波动

中信明明:商业银行经营情况变化对债市有何影响?

  预计银行收入增速放缓:中长期内利好债市配置需求

  预计后市商业银行利息收入增速有所放缓,资产质量或是主要影响因素。目前“全面宽信用”以及“降社融成本”两项政策进程已经大幅降低了新投放贷款的利率。从商业银行利息收入的增速以及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两项的走势来看,二者基本呈现正相关(商业银行利息收入略有领先性,主要因为存量贷款会对加权平均贷款利率产生拉高作用),但今年利息收入的减少实际上并未导致净息差的显著下降。从过往经验看,净息差增速同利息收入增速的变动相关性并不稳定:二者的关系受计息负债成本的影响也比较大,而近期商业银行计息负债成本同样有所下行,因此净息差变动有限。本轮降息周期央行并未调整存款基准利率,但商业银行却有效控制了负债端成本,因此我们预计后市决定银行收入流波动的主因可能并非资产收益率或者计息负债成本,而是由资产质量主导。而收入增速放缓或与非正常类贷款占比上升同步发生,这大概率会在中期推升银行对“安全资产”的配置需求。

中信明明:商业银行经营情况变化对债市有何影响?

  后市展望

  预计商业银行收入增速放缓有利于债市配置需求。从二季度商业银行主要监管指标可以看到,目前商业银行净息差波动不大,预计后市决定银行利息收入变动的主要因素将会是资产质量的变动。而从商业银行拨备计提的情况来看,当前商业银行已经在为后市资产质量的下滑做拨备覆盖方面的考虑。由于“小微贷款还本付息应延尽延”政策安排于2021年年中到期,因此中长期看银行资产质量的下降是大概率事件,而银行净息差也可能受到不利影响。而商业银行净息差同银行国债持仓呈现反相关,后市年内国债发行量预计将有所减少;净息差下滑的压力在中长期内利好债市配置需求,因此我们维持10年国债到期收益率将在2.8%~3.0%区间震荡的判断不变。但值得注意的是,近期银行间资金面时有紧张,银行稳定负债缺乏的现象也有所出现,国债收益率或在短期有所波动。

中信明明:商业银行经营情况变化对债市有何影响?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