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标普500指数自2月份以来首次创下历史新高,目前该指数已连续第四周上涨,为今年最长的周线连涨。然而,这也重新点燃了关于高估值是否是股市下跌前奏的长期争论。

  该指数目前已较春季低点上涨逾50%,收复了新冠疫情期间的全部失地。尽管经济陷入严重衰退,但许多投资者似乎都在押注最糟糕的时期已经过去,作为股价最可靠驱动因素的企业利润明年将再度开始回升。

  尽管如此,许多华尔街人士质疑,在失业率居于10年最高水平、政治形势似乎与过去数年一样动荡之际,该市场还能继续上涨多久。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简单的问题是,近期股价上涨正值企业利润承受巨大压力之际,导致估值过高,许多交易员预计波动性将加大。

  Stifel机构股票策略主管班尼斯特(Barry Bannister)表示:“估值上升的唯一办法就是重现20世纪20年代或90年代最后几年的情况。”他指的是经济繁荣时期。

  根据FactSet数据,以过去12个月利润来衡量的标普500指数往绩市盈率为25.26倍。这是自200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以未来一年利润预期衡量的预期市盈率为25.98倍,上次达到该水平是2000年9月。

  标普500指数估值不断创新高 会否是下跌前奏?

  根据高盛集团的数据,标普500指数成分股中位数股票的估值以预期市盈率计目前达到了40年前历史水平的第100个百分位数,这是可能达到的最高水平。标普500指数本身达到了历史水平的第98个百分位数。

  另一项估值指标――周期调整市盈率(CAPE)(即席勒市盈率(Shiller P/E))更高。该指标着眼于过去10年的利润情况,并根据通胀因素进行调整。根据推广该估值指标的经济学家罗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的说法,其好处是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待估值。

  标普500指数估值不断创新高 会否是下跌前奏?

  8月11日,该指数的周期调整市盈率升至30.63倍,在过去一个世纪里很少升破该水平。1999年12月,该指标曾达到44.20倍的峰值。1929年,该指标曾高至32.56倍。

  股市并不是现在才走在经济前面,这一现象已经存在多年。以传奇投资家巴菲特(Warren Buffett)命名的“巴菲特指标”(Buffett Indicator)比较的是美股总市值与国内生产总值(GDP)。这位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曾表示,当上市公司总市值高于GDP,就意味着股市被高估了。

  以这种标准衡量,美国股市逾10年的时间里一直被高估。上一次GDP超过股市总市值(均经通胀调整)是在2009年,当时股市总市值只占GDP的大约93%。

  标普500指数估值不断创新高 会否是下跌前奏?

  自那以后,美国公司的总市值有时会接近GDP的两倍。据世界交易所联合会(World Federation of Exchanges)的数据,目前美国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为35.7万亿美元,低于2019年年底时的37.5万亿美元。第二季度美国GDP经季节性因素调整后折合年率为19.4万亿美元。

  许多投资者似乎把希望寄托在新冠疫苗、失业救济延长以及国会的其他刺激措施上。在这些方面出现的任何挫折都可能抑制市场最近的反弹。与此同时,由于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可能引发争议,预计波动率在明年年初之前仍将保持高位。

  考虑到上述担忧,股票估值可能看起来很高,但一些市场观察人士说,很难可靠地预测估值何时会超出投资者的胃口。“市场规则并不是一成不变的,”Robert W. Colby资产管理公司的科尔比(Robert Colby)说。该公司管理着2,000万美元资产。“有时候市场行为就是没有逻辑可言。”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