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造成的影响,已经渗透进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在国内,湖北和武汉遭受有史以来的最大冲击,但坚强意志正支撑他们复苏;在国外,Tik Tok和微信被摆在靶子中心。

  后疫情时代,国内国际格局早已改头换面。尤其是在高层提出“内循环为主”之后,国内城市格局也将迎来大洗牌时刻。

  沿海外贸型城市不再吃香了?内陆城市将迎来爆发?哪些产业能成功拥抱这轮红利?哪些城市的优势将被内循环放大?哪些城市的弱点将成为发展障碍?

  这些都是亟待回答的宏大命题,也是时代给各个城市出的严肃考题,只待优等生突围而出。

  01

  上半年城市格局已变

  其实,最简单也最直观的答案,就出现在上半年的成绩单中。

  大洗牌!沿海外贸型城市不香了?内陆城市会爆发?内循环时代 这些城市即将崛起

  ▲图片来源:时代数据

  在上半年GDP30强城市中,14个城市的排名较2019年上升,10个城市的排名出现下降,6个城市排名不变,变化还是蛮大的。

  最值得关注的几组较量:重庆反超广州、南京反超天津、长沙反超青岛、昆明大幅上升。

  上半年,重庆GDP达到11209亿从而反超广州,让上北深广的多年格局,出现破局。

  当然,这与疫情环境下的增速密切相关。

  重庆上半年经济增速0.8%,是难得的正增速,而广州则下降2.7%,跌幅不小。

  但暂时的反超,并不意味着广州就输给了重庆。

  从城市面貌、产业布局、城市影响力各个方面,广州还是远在重庆之上。

  另外两组值得关注的城市,天津还在大幅下滑,-3.9%的增速让天津下降了5个位次,直接掉到了第10名,若得不到及时调整,下半年的天津极有可能掉到10名以外。

  同时,低调的长沙以2.2%的增速稳步前进,和青岛互换了位次。

  而昆明则大幅上升了17个位次,从44位直接升至27位,挤进30强。

  特殊的是,上半年城市格局的变动,影响因素只有一个――疫情。

  疫情愈严重,对城市经济的影响就愈大,武汉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这就给了那些疫情较轻的城市弯道超车的机会。但这只是上半年暂时的变动。下半年对内大循环和对外持久战,将带来更大的格局变化,或许远超你我预期。

  02

  外贸城市失宠?

  以内循环为主的时代,外贸型城市就失去生存空间了吗?并非如此。

  全球化的市场经济,各种因素错综复杂,一个政策并不能做到完全切割。内循环为主,并非舍弃外循环,三驾马车之一的出口不是说没就没了,外贸型城市也并非就此舍弃。

  但当下全球疫情形势尚不明朗,各种不稳定因素依旧存在,对外贸型城市确实存在一定影响。

  那在这些城市中,对谁影响最大?换言之,谁对外贸的依赖度最高?

  大洗牌!沿海外贸型城市不香了?内陆城市会爆发?内循环时代 这些城市即将崛起

  *外贸依存度=外贸进出口总额/GDP

  在统计的35个大中城市中,外贸依存度超过50%的有17个,对进出口的依赖较强。

  其中,东莞以129%的外贸依存度排在第一位,作为制造加工重镇,全球订单成为东莞的经济支柱。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苏州,其111%的外贸依存度排在第二位。

  此外,还有深圳、厦门、金华、舟山四个城市的外贸依存度超过100%,都是严重依赖进出口支撑的城市。

  尤其是深圳,出口总额已连续27年居内地大中城市首位。

  外贸依存度超过50%的城市还有上海、宁波、珠海、中山、北京、大连、天津、惠州、青岛、无锡和嘉兴。

  从区域分布来看,这17座城市全部位于东部沿海地区,集中在环渤海、长三角和珠三角,这也与它们的经济特征、产业结构相吻合。

  而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在这17座城市身上也更加明显。17个城市中有10个城市的经济增速为负值,比如东莞为-1%、上海为-2.6%、中山为-6.5%。只有7个城市增速为正值,除了舟山大幅增长11%之外,其他6个城市的增速都不超过1%,并不算亮眼。

  而从出口依存度看,不起眼的金华太过突出。上半年金华的进出口总额2152.4亿元,其中出口高达2058.7亿元,出口依存度高达98%。

  其中最大的贡献者,非义乌莫属。作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义乌的出口额占了金华市的60%以上。

  另外一个特点是,这些外贸型城市的第二产业占比较高。比如佛山的二产占比高达56%,惠州二产占比52%,苏州二产占比47%,金华的二产占比也超过了40%。

  以外来订单兴起的加工制造模式,曾让一众沿海城市成为“世界工厂”,但也给这些城市留下了外部风险的不可控属性。当核心技术还在别人手中、订单大幅下滑发生时,外贸型城市就被捏住了喉咙。

  内循环为主的经济环境下,这些城市面临的产业转型压力,更加严峻。

  03

  谁是新的王者?

  而面对新一轮历史机遇的内陆城市,如何激活消费市场、如何引领创新热潮,是内循环赋予它们的新使命。

  哪些城市又能担此重任,拥抱这波红利?

  可以从三个纬度来衡量:消费能量、枢纽能量、创新能量。

  消费是内循环时代城市崛起的底牌。

  产能过剩、外需下降的大环境,迫使拉动内需成为经济最大的发动机。因此,消费市场容量将会成为城市竞争的底牌。

  大洗牌!沿海外贸型城市不香了?内陆城市会爆发?内循环时代 这些城市即将崛起

  2019年,上海、北京两座超级城市的消费额依旧领跑,也是仅有的两个超过1万亿的城市。

  广州则以9978亿的消费实力,排在第三。2020年,广州将会成为第三座消费破万亿的城市,实力再进一步。排在第四的是重庆,消费额超过8000亿,毕竟体量接近一个省份。

  而排在第五到第十位的分别是成都、武汉、深圳、杭州、南京、苏州,六个城市都超过了6000亿,实力强劲。

  重庆和成都两座西南中心城市,力压深圳、苏州等东部强市,消费能量惊人。

  而这10个城市,将成为内循环时代消费型城市的引领者。

  交通便利性是城市崛起不可或缺的因素。

  2018年底,国家曾在《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中公布过127个物流枢纽城市。

  大洗牌!沿海外贸型城市不香了?内陆城市会爆发?内循环时代 这些城市即将崛起

  其中,南京、武汉、重庆3个城市,集陆港型、港口型,空港型、生产服务型、商贸服务型五大枢纽为一体,成为功能最多的城市。

  其次是上海、天津、广州、深圳、杭州、青岛、西安、郑州、贵阳、成都、长沙、哈尔滨共12个城市,它们占据了四大枢纽的定位。

  而在2019年公布的首批国家物流枢纽城市中,只有23个入围。

  大洗牌!沿海外贸型城市不香了?内陆城市会爆发?内循环时代 这些城市即将崛起

  而另一个不能忽视的指标――高铁通达度,则更能体现出城市交通枢纽的地位。

  大洗牌!沿海外贸型城市不香了?内陆城市会爆发?内循环时代 这些城市即将崛起

  在高铁/动车通达城市数量上,北京、上海、武汉、郑州四个城市通达数量均为30个,在交通枢纽地位上,四个城市却是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梯队。

  尤其是武汉和郑州,一个是九省通衢,一个是天下之中,在内需消费大市场被激活的前提下,无论是空运还是陆运,二者都将是交通王者。

  此后还有南京、济南、长沙、天津、杭州、重庆、石家庄、西安,高铁通达城市数量也都超过了25个,位居第二梯队。

  福州、成都、广州、合肥、南昌、贵阳、青岛、深圳、厦门、南宁、兰州、昆明等12个城市的通达数量都超过了20个,位居第三梯队。

  因此,在枢纽重要性上,北京上海自不必说,武汉、郑州、南京、重庆这四个城市,将成为未来新的交通战场。

  创新则是城市崛起的决胜利器。

  从过去两年的华为、中兴,到今年的Tik Tok、微信的遭遇,世界不断提醒我们,科技创新、掌握核心技术才有底气反制竞争,才是未来的国之重器。

  大洗牌!沿海外贸型城市不香了?内陆城市会爆发?内循环时代 这些城市即将崛起

  在年初公布的这份中国289个地级市科创指数排名中,北京、深圳、上海、广州四大直辖市依然是第一梯队,实力毋庸置疑。

  其次是南京、杭州、苏州、武汉、西安、珠海排在五到十位。南京、武汉、西安的高校数量和教育质量,已经领先其他城市不少,再加上航空航天、军工企业、智能制造的加持,这三个城市的科技创新实力,实至名归。

  而杭州和珠海,则是典型的企业成就城市系列。阿里所带来的互联网创新能量,格力所投入的研发技术,都大幅提升了两个城市的科创实力。

  此外,还有长沙、成都、合肥等一众城市,近年来在科技创新上跨步很大,实力蹿升的也很快。

  除了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总结一下三个纬度的结果。

  消费大城:重庆、成都、武汉、杭州、南京、苏州;

  枢纽大城:重庆、武汉、郑州、南京;

  科创大城:南京、杭州、苏州、武汉、西安。

  在启动内循环时代,占据消费、交通和科技创新三者优势的城市,必将成为新的王者!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