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中药饮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主营的广州至信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至信药业”)近日披露招股说明书,拟在创业板上市,募集资金4.94亿元,用于中药饮片(广州)产能扩建及技改项目、中药饮片(遵义)产能建设项目、中药饮片研发检测中心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等。

  《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发现,在IPO闯关背后,至信药业存在低毛利率向关联方销售,公司产销量增长停滞不前,营收和净利增长主要靠低价采购及提价维持等诸多问题。

  超低毛利率向关联方销售

  招股书显示,快问信息及其关联方、致诚健康下属企业均为至信药业的关联方,同时也是公司的重要客户,尤其是快问信息及其关联方在报告期内一直是至信药业的前五大客户。

  但是记者发现,至信药业向快问信息及其关联方和致诚健康下属企业销售产品的毛利率一直明显低于公司的综合毛利率,似有“输送利益”之嫌。

  根据招股书,至信药业曾持有快问信息5%的股权,且至信药业的实控人魏平曾任快问信息的董事,肖劲夫诊所和快问信息为同一实控人、快问信息曾持有遵义快问100%的股权。2017年12月,公司完成对快问信息的转让,意图将其剔除出“关联方名单”。不过,在报告期内,快问信息及其关联方肖劲夫诊所、遵义快问已快速成长为至信药业新增的前五大客户。

  2017年,至信药业向快问信息销售3.42万元、向遵义快问销售303.69万元、向肖劲夫诊所销售1142.38万元,合计共销售1449.48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为3.32%;2018年公司向遵义快问的销售额提升至1609.59万元,向快问信息的销售达6.55万元,合计完成销售1616.14万元,营收占比为3.30%;2019年,公司向遵义快问的销售额为1592.46万元,营收占比为3.24%。连续三年,快问信息及其关联方均为至信药业第五大客户。

  值得一提的是,遵义快问2017年6月才成立,半年内至信药业即向其销售303.69万元,次年对其销售额即已突破1600万元,其成为至信药业报告期内成长最为迅猛的大客户之一。

  遵义快问快速成长的背后,根据披露,2017-2019年,至信药业向快问信息及其关联方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28.12%、27.65%、27.08%,而报告期内公司对应的综合毛利率则分别为31.65%、32.55%、33.74%(见图一),此外,至信药业在报告期内还存在部分客户通过第三方支付货款的情况,其中快问信息是惟一存在代回款的关联方客户,报告期内合计通过第三方支付回款233.96万元。

  对于关联方销售和公司综合销售之间存在的毛利率差异,至信药业如是解释:“上述关联方均为非公立医疗机构且设立时间不长,对采购价格更为敏感,且出于战略合作考虑,公司对关联方的销售毛利率略低具有合理性,不存在关联方为公司承担成本、费用或输送利益等情形。”

  而在至信药业的关联交易中,更让人咋舌的是,2017年,公司对致诚健康下属企业销售的超低毛利率,报告期内,至信药业曾持有致诚健康30%的股权,至2018年6月转让持有的该部分股权。2017年公司向仍是关联方的致诚健康下属企业销售的毛利率仅有8.03%,不仅比当年至信药业的综合毛利率低了23个百分点以上,就是和向其2018年、2019年销售23.01%、27.43%的毛利率相比,也明显偏低。对此毛利率悬殊,至信药业解释称:“主要系该年度其向公司采购冬虫夏草中药饮片,单价高且生产加工程序相对较少,因此销售毛利率较低所致。”

  然而,打脸的是,上市公司青海春天(行情600381,诊股)对应的财报数据却显示,2017年其冬虫夏草原草毛利率为34.11%、净制冬虫夏草的毛利率为43.55%,和至信药业因向关联方销售冬虫夏草中药饮片导致毛利率被拉低的说法明显存疑。

  产销停滞不前 业绩增长靠提价

  2017-2019年,至信药业营收分别为4.37亿元、4.89亿元、4.9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418.45万元、5863.51万元、6703.75万元。可以看出,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指标, 2019年都出现增长明显放缓的趋势。

  至信药业将此归咎于公司产能吃紧、中药饮片业务的产销率已从90%上升至100%以上,在此前提下,至信药业拟将此次募资69.27%的资金用于扩张产能,以改善该状况。

  实际上,背后却是至信药业成立至今,长期在广州地区发展,公司影响力辐射半径依旧主要在华南地区,产销量在报告期内不仅没有出现明显增长,反而在2019年出现停滞甚至下滑的现象。

  从区域销售情况来看,2017-2019年,至信药业在华南地区的销售额分别为3.78亿元、4.15亿元、4.22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7.30%、85.47%和86.48%。

  产销量方面的数据则显示,2017-2019年,公司普通饮片的产量分别是为4965.03万吨、5062.80万吨、4864.60万吨, 2019年普通饮片的产量下降,比2018年、2017年都要低。即便是加上毒性饮片的生产,2017-2019年至信药业中药饮片的产量合计分别为5042.32吨、5153.63吨、4956.64吨,2019年生产也依旧低于2017年和2018年。从销量来说,2019年普通饮片4889.46吨的销量较2018年的4931.23吨的销量也处于停滞、小幅下滑状态。

  由此来看,报告期内至信药业的营收和净利润能实现增长,并非因为产品销量的上涨,而是主要靠原材料降价和产品提价来实现。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的采购均价分别为4.25元/吨、4.17元/吨、3.97元/吨,呈连续下降状态。

  采购均价下降的同时,至信药业普通饮片的销售价格却由2017年的8.71万元/吨一路上涨至2019年的9.31万元/吨,毒性饮片的价格也由2017年的20.65万元/吨上升至22.06万元/吨。

  在此过程中,甘肃国峰药业有限公司、安国市鼎豪中药材经营有限公司趁势而上,成为至信药业报告期新增的前五大供应商。其中安国市鼎豪中药材经营有限公司于2017年2月成立,当年即成为至信药业的供应商,次年即成为公司供应商的前五大。企查查数据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仅200万元,而且并未实缴,其认缴时间为2026-2028年。而且该公司2019年以前参保人数为0,2019年也仅为4人。另外,同为公司新增前五大供应商的甘肃国峰药业有限公司的参保人数也是寥寥,2017年为0人,2018年为3人,2019年为4人。这不由让人重新审视至信药业供应商的审核程序,甚至对至信药业的药品质量也产生担忧。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至信药业共受到12项行政处罚,其中4项涉及产品质量――2019年6月,子公司至信饮片生产的酒女贞子 (批号:171101)“含量测定”项目检测结果不符合规定; 2018年9月,至信饮片生产的白芷(批号: 170901) “浸出物” 项目、巴戟天(盐巴戟天) (批号: 161201)被查出含量测定项目检测结果不符合规定; 2018年1月,至信饮片生产的党参(批号:161101)“性状” 项目、甘草泡地龙(批号: 160401) “性状、 检查”项目不符合规定;2017年1月,至信药业全资子公司本草堂生产的首乌藤(批号:160101)被认定“含量测定”项目检测结果不符合规定,违反了《药品管理法》规定,被处以没收尚未销售的首乌藤282.50公斤,罚款1.31万元的处罚。

  两家参保人数仅数人的企业在报告期内挤身至信药业的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均超过千万元,尤其是安国市鼎豪中药材经营有限公司成立当年即为公司供货,并在次年挤身前五大供应商名单,公司选择其作为供应商是否因为提高自身议价能力,降低采购成本的需要?其成为公司前五大供应商经过了哪些审核程序?公司及子公司在报告期因产品质量问题多次受到行政处罚,是否和供应商产品质量、品类保障能力不足有关?公司就关联交易超低毛利率受冬虫夏草采购影响的解释和青海春天公布的毛利率数据明显不相符合,公司又如何解释?

  就上述问题,《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致函并致电至信药业,截至记者发稿,尚未收到回复。另外,就公司仅有的三名核心人员均为报告期内“突击”引进,与公司实控人及其控制的企业之间频繁的资金拆借、能源使用数据和公司产量不匹配等诸多问题,记者还将继续关注。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