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8成募集资金用于补充运营,可以说是非常缺钱了。  

  “环保产业流动资金的市场周转环境很不乐观,部分大型环保公司出现资金链断裂。”,这是中国环保产业协会、天津工业大学环境经济研究所去年发布的一个报告的结论。在此背景之下,很多业内公司寻求上市融资。

  近期,据证监会官网显示,北京正和恒基滨水生态环境治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和生态”)首发申请将上会。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公司此次募集资金达14.52亿元,但有12.1亿元用于补充运营资金,可以说是非常缺钱了。

  据《每日财报》了解,正和生态设立于1997年12月,前身为秦皇岛市通达万盛装饰有限公司,最初从事园林装饰业务,2009年,公司提出“滨水战略”,由园林景观拓展成滨水生态治理、生态修复及景观建设,两年后,公司由河北迁址“北京”并完成更名。

  需求疲软盈利下滑,应收高企费用稳增

  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和工业占比的不断增加为环保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新市场;在环保政策的推动下,社会环保投资有所增长,但并未完全抵消经济下行和环保产业资金周转率下滑的负面影响。

  从环保产业整体来看,我国环保产业在经历了2015年和2016年的快速成长后,2017年和2018年都出现了增长放缓趋势,产业发展基础、发展环境和发展能力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

  资金周转和利润增长情况都不理想,环保产业融资难的状况仍未得到显著改善。进入2019年,环保行业可谓遭遇了“中年危机”。

  市场需求的相对疲弱、融资端的压力,叠加2018年对环保行业带来的震荡仍需时日消化等多重因素影响,行业整体的业绩和股价走势均处于低谷,正和生态的经营状况也反映出了这一问题。

  2017年至2018年,公司实现营收8.71亿元、13.14亿元,对应净利润分别为1.1亿元、1.42亿元,维持了增长状态,但到了2019年,公司的营收为10.23亿元,同比下降14.86%,净利润9633.74万元,同比下滑了32.39%。

  对于业绩的下滑,正和生态给出的解释是:2018年及2019年在我国金融“去杠杆”、“严监管”的宏观环境下,经济增速下行,作为行业下游主要客户的地方政府的融资和偿债支付能力下降;2019年银行信贷紧缩、社会融资渠道不畅,行业内公司普遍面临资金压力。

  说到资金压力,正和生态的现金流状况也比较堪忧,过去三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0.70亿元、-4.88亿元、-2.23亿元,每年都有巨额资金流出。

  事实上,资金的匮乏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营收并没有转换成现金,而是以应收账款的形式存在。2017年-2019年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9.77亿元、12.53亿元及15.13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62.86%、54.09%及54.68%。

  也就是说,正和生态有一半以上的资产是应收账款,这一比例确实太高了,一旦发生坏账,对于公司的冲击将会是非常大的。

  对此正和生态向《每日财报》表示,2017年度公司以EPC项目为主,经营性现金流为正;2018年度公司承接了PPP项目,由于建设期公司合并报表下SPV对公司的建设付款不计入经营活动现金流,公司需要进行建设资金投入,其中需要一定比例资本金投入,同时剩余资金需要通过融资解决,公司需承担建设期利息,在建设期内对公司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EPC模式下,公司前期需要投入一定的建设资金,业主按照项目进度确认产值后按照合同约定付款比例付款,对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受上述因素综合影响,公司2018年及2019年经营性现金流为负。

  鉴于PPP项目对于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影响较大,公司仍将审慎承接PPP业务。同时,公司将坚持布局长三角、京津冀、粤港澳大湾区等核心城市群,提高EPC模式收入的占比,增强谈判能力,改善现金流。

  《每日财报》注意到,盈利能力下滑的同时,正和生态的成本费用却在快速增长。2017-2019年,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为975.40万元、1715.20万元和3846.88万元,报告期内基本上增长率三倍,管理费用分别为10354.11万元、15574.49万元和15339.98万元。

  但《每日财报》发现,虽然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大幅增加,但同期公司的员工数量却并非同步变化,2017年-2019年,正和生态的员工人数分别为544人、704人和649人,去年甚至出现了下滑,也就是说,费用上涨的本质是人均薪酬和福利的上涨,但这又和行业整体面临下行压力的大环境产生矛盾。

  对此正和生态向《每日财报》表示,公司2018年销售费用增长较快主要系2018年公司启动全国战略布局,销售人员数量较2017年大幅增加;再加上,公司市场向京津冀晋、长三角区域、粤港澳大湾区三大销售区域转移,导致销售人员结构发生变化,平均薪酬有所提高。

  信披真实性存疑,诉讼违规频出

  《每日财报》注意到,正和生态招股书中披露的某些信息并不可靠。根据招股书,正和生态过去三年未缴纳社保人数为12人、10人和9人,未缴纳公积金人数为169人、112人和7人,公司报告期各期需补缴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的金额分别为48.57万元、48万元和9.58万元,这些数据和员工工资水平并不匹配。

  拿2017年的数据进行测算,当年未缴金额为48.47万元,169人未缴公积金,折合每人每年未缴纳公积金金额为2868.05元,按照公积金按工资5%的最低标准测测算出员工年均最高工资仅有57360.95元。

  但披露的信息显示,2017-2019年,公司生产人员平均年薪为12.55万元、17.94万元和16.52万元,销售人员平均年薪为28.92万元、36.04万元和45.67万元,管理人员的平均年薪分别为38.56万元、33.45万元和33.78万元,这和推算数据相差数倍,显然不是误差造成的。

  对此正和生态向《每日财报》表示,公司2017年未缴公积金的员工主要系公司工程项目、设计部门及职能部门的初级员工或新进员工,该部分员工的平均薪酬相对较低;

  此外,补缴公积金的缴费基础与所披露的平均年薪也存在差异,如新入职员工按照试用期工资缴纳,其他员工按照上年度月均工资进行缴纳。因此,以补缴金额倒推的平均工资与报告期所披露的平均年薪不存在可比性。

  事实上,根据以往的信息,正和生态不止一次的出现违法违规的行为,仅2017年一年,正和生态就发生了4起违法违规行为,其中两起为正和生态通州分公司未按照规定期限办理纳税申报和报送纳税资料,以及增值税逾期申报7天。

  此外,当时还在股转系统挂牌的正和生态还发生了“未在2016年会计年度结束之日起四个月内编制并披露年度报告”的事项,被股转公司出具了警示函。

  2017年末,当时即将终止挂牌的正和生态又因信息披露违规被股转公司出具了监管意见函。这些“污点”的存在也让人们不得不对正和生态招股书的信披数据产生质疑。

  另一方面,正和生态在2020年所面临的诉讼猛增,根据招股书,2019年的时候,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存在50万元以上尚未了结的诉讼仅1起,但到了2020年,公司发生重大诉讼金额在50万以上的达21起,增加了20起,涉及金额达25965.6万元,尚未了结的13起,其中,作为原告的10起,作为被告的3起。

  对此正和生态向《每日财报》表示,公司报告期发生或虽在报告期外发生但仍对公司产生较大影响的诉讼或仲裁的相关案件共有21起。

  其中,公司作为原告/申请人的有14起,被告/被申请人均为国家机关或国有企业,主要是公司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公司长账龄应收账款问题,该等案件不会对公司的日常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