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即将迎来集体降薪的传闻迅速引燃市场讨论,8月6日,有部分银行业从业人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证实了已出现降薪30%这一事实,另有多位银行业从业人士表示“虽然未收到明确的降薪通知,但未来薪资水平降低已成为大概率事件。”分析人士认为,若未来银行盈利收入受到影响,仍存在进一步降薪的可能性。

  在北京商报记者采访过程中,某商业银行从业人士表示薪酬受到影响。一位大行人士更是直言“压力山大”,他向记者透露,虽然疫情之后,没有听到明确关于减薪、降绩效的情况,但7月的薪资水平突然较6月下调了30%。”

  不过,也有银行业人士表示仍未收到降薪通知,一位国有大行分行资管经理告诉记者,“虽然在疫情影响下,薪资水平受到了一定影响,但波动的幅度还在承受范围之内,目前未接到总行关于降薪的具体通知,如果大幅度下调薪资,可能会在9月、10月之后有所体现。”

  另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直言,“没有收到降薪通知,但银行薪资收入很大一部分来源于奖金,业绩下降了,收入肯定降低了,但没有听说基本工资收入下降。”

  银行业薪酬组成部分主要分为基础工资+绩效+津贴+补贴,每家银行情况不同,例如有的银行会将绩效的一部分押后至季度考核、半年考核、年度考核。一位银行业从业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存在降薪可能性,如果总行决定将基本工资“一刀切”下压30%,那么中后台相关人员受到的影响更大。

  “相对于前台业务部门而言,纯粹的后台支持部门,例如战略部、法务部、人力资源、金融科技、风险管理、资产负债、授信管理等部门的基本工资会高一些,压降太多对他们的影响更大。”上述银行业从业人士说道。

  集体降薪这一信息并非“空穴来风”,昨日,一份《关于开展中信集团2020年度开源节流、降本增效专项工作的通知》被广泛流传,从文件内容来看,中信集团发文要求,达成费用成本“双控”、质量效率“双升”,实现2020年度开源增效50亿元、节流降本100亿元目标。实施主体覆盖集团、股份、有限三层总部与各一级子公司。中信集团提到,各子公司应特别压降会议费、差旅费、出国费、业务招待费、办公费、业务宣传费、车辆费、租赁费、营销费等行政管理费用支出。

  事实上,员工的薪资水平也往往与企业的经营效益挂钩,2018年5月发布的《国务院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中就曾提及,企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营性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2020年,疫情的冲击也让银行展业“雪上家霜”,银保监会曾数度向市场提醒提早谋划应对银行业不良资产大幅增长。

  而不良资产的攀升也将不断侵蚀银行的盈利能力,在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陶金看来,银行业薪酬水平有所下降并不令人惊讶。薪酬下降一方面是银行经营业绩面临下滑压力,另一方面近年来银行业面临来自新金融领域的持续竞争压力,人才流失问题日趋严重,薪酬涨幅本身就较慢。若盈利收入受到影响,存在降薪的可能性。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