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麦市供需相对宽松,今年夏粮丰产已成定局,政策性库存高企,在供需并不缺粮的情况下,麦价持续强势运行。今年的麦市不同于以往任何一年,在疫情常态化影响下,或是挑战,或是机遇。

  7月份,主产区小麦市场在经历月初的短暂调整之后,继续偏强运行。华北地区小麦价格领涨市场,南方麦区小麦价格稳中补涨。监测显示,7月底主产区制粉企业新季普通小麦主流进厂价为2320~2440元/吨,较月初上涨30~50元/吨。我国小麦市场供需格局整体相对宽松,在供需并不缺粮的情况下,夏收小麦价格持续强势运行。有市场人士指出,今年的小麦市场不同于以往任何一年,受疫情常态化的影响,对市场及各用粮主体而言,或是挑战,或是机遇。

  夏收新麦价格持续坚挺上行

  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今年夏收小麦市场心理发生改变,新小麦收购价格持续偏强运行,华北麦价引领主产区市场。主产区小麦价格不仅同比重心上移,而且高点价格出现的时间也较上年提前。

  截至7月底,河北邢台容重790g/L、水分12%普通新小麦收购价1.195~1.205元/斤,山东德州1.20~1.225元/斤,河南新乡1.16~1.19元/斤,江苏泰州1.15~1.17元/斤,安徽亳州1.15~1.167元/斤,较月初上涨0.015~0.025元/斤。全国小麦主产区市场均价为1.162元/斤,较上年同期高0.046元/斤。

  7月底,主产区山东菏泽“济南17”优质小麦收购价2530元/吨,河北石家庄“藁优2018”为2420元/吨,河南郑州“郑麦366”为2430元/吨,较上年同期高出60~120元/吨。

  据市场反映,今年夏收小麦市场的两大特点是“惜售”和“抢购”同时存在。一方面,农户及贸易商惜售心理较强,导致收购进度同比偏慢;另一方面,下游收购心态积极,部分地区出现抢粮现象,新小麦价格不断攀升。

  近日有消息称,作为全球最大的面粉加工企业,五得利集团各分公司收购模式从8月1日由自收模式转向定额奖励模式。即当经纪人和企业达成送粮意愿后,一旦完成约定数量,将会收到企业额外给予的0.01元/斤的奖励。据了解,当前五得利在山东、河北的厂家小麦进厂价格已普遍超过1.20元/斤。如山东禹城五得利白麦1.225元/斤、红麦1.217元/斤,山东青岛五得利白麦1.22元/斤、红麦1.20元/斤;河北赵县五得利白麦1.23元/斤,深州五得利白麦1.22元/斤。

  缘何麦价上涨“脚步”难停下

  国家统计局预计,2020年全国小麦产量13168万吨,比2019年增加75.6万吨。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公布的2020年新收获小麦整体质量为近10年来最好,一等比例、三等以上比例创历史新高,新年度小麦有效供给能力增强。

  据统计,截至7月下旬,国家临储小麦剩余库存数量8713万吨,同比增加1593万吨。其中,2014年至2016年产4226万吨,2017年产2099万吨,2018年产156万吨,2019年产2224万吨,政策性小麦库存依然高企。

  国内小麦市场供需格局相对宽松,供给并不缺粮,但夏收以来的小麦价格却持续偏强运行,原因何在?

  原因一:受疫情影响,加之局部地区减产,部分农户惜售心态与自存自用思想并存;而贸易商由于看好后市小麦价格,囤粮待涨的行为也较上年增加。据市场反映,当前多数贸易商手中均存有一定数量的小麦。虽然市场处于夏收小麦集中上市时期,但各地上市量并不多,部分地区市场甚至出现量价分离,个别地区粮源供给略显偏紧。

  原因二:由于疫情期间中央及各级地方储备粮轮出数量较大,刚性补库需求较强,为吸引粮源,报价普遍较高,一定程度上支撑市场阶段性小麦价格走高。如中储粮北京分公司2020年新产小麦采购北京区域底价为2440~2460元/吨,天津区域底价为2420~2430元/吨。北京市储小麦采购最高成交价2520元/吨,最低成交价2460元/吨,成交均价2482元/吨。

  原因三:目前主产区湖北、江苏、安徽、河南四省已经启动托市收购预案,小麦最大生产省河南先后分三批共9市启动。随着托市收购范围逐步扩大,政策对市场的底部支撑更加坚实。截至7月25日,江苏最低收购价小麦收购量同比增加33万吨,湖北同比多购13万吨。

  原因四:玉米市场的疯狂使得饲料成本增加,越来越多的饲料厂家开始采购小麦,无形中提振了小麦行情。国家粮油信息中心7月份预计2020/2021年度全国小麦用于饲料消费及损耗量为1750万吨,比上年度增加200万吨。

  7月29日,政策性小麦拍卖累计投放109.81万吨,实际成交22.99万吨,成交率20.93%,成交凸现大幅提高。据业内人士分析,本次成交率提高的最主要原因是玉米价格持续高涨,饲企积极参与竞拍小麦,部分饲料厂拿下不少小麦。

  后期小麦市场风险不可不防

  有市场机构预计,进入8月中下旬以后,随着开学季以及中秋、国庆双节的临近,面粉企业开机率将有所好转,市场需求将会增加,小麦价格可能继续维持阶段偏强态势,但后期面临的风险不可不防。

  风险一:上年国家临储小麦自7月中旬后暂停投放,但今年拍卖并没有停止。国家临储小麦继续投放市场,很大程度上对市场起到“稳压器”作用。新小麦价格一旦超过拍卖粮进厂成本,用粮企业会相应选择临储小麦进行补库。

  风险二:近期国家已出手调控玉米,督促出库进度,随着临储玉米逐步到达需求终端,供应偏紧张的局面将会逐步缓解,加之南方新玉米上市时间临近,玉米价格将会逐步趋于稳定,高价区价格适度回调的可能性也会逐步提高。一旦小麦、玉米价差适度拉开,饲料厂对小麦的采购力度也会相应减弱。

  风险三:进入9月份之后,受学校开学、农户及贸易商腾仓收购玉米的影响,基层销售小麦的积极性将会增强,届时供应压力也会加大。

  市场人士建议,今年我国夏粮丰产丰收,小麦品质良好,农民除了留存一定数量自用口粮之外,应根据所处地区的周边形势择机出手,切勿赌市。特别是对于不具备完善仓储条件的农户,当前正值汛期,及时出售存粮,最大程度减少储存环节损耗损失。贸易商也要审时度势,该出手时就出手,以规避后市潜在风险。

By admin